我军重型合成旅抵俄

郭台铭宣布不选2020

猪脑:美军F-22在芝加哥飞行表演!

2019年12月03日 04:58


  请以“总有一种期待”为题目,写一篇文章。
  要求:(1)立意自定,文体自选;(2)不得套作,不得抄袭;(3)不少于800字。
  春蕾无悔地孕育,期待的是繁花的盛放;夏雨无私地灌溉,期待的是大地的舒张;秋风无情地吹拂,期待的是腐朽的灭尽;冬雪无声地覆盖,期待的是生命的更新;舀川奔腾,期待的是汇聚成海;万木勃发,期待的是茁壮成材;鹰隼试翼,期待的是搏击云天;乳虎啸谷,期待的是笑傲山林。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蕴藏在宇宙深处,使这宇宙气象万千,生机沛然;总有一种期待,蕴藏在生命深处,使这世界恢诡奇谲,变幻莫测。
  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当尧之时,天下未平,洪水横流,泛滥天下。草木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。是谁甲头戴箬帽,手拿铁锹,烈山泽,疏九河,瀹济漯,决汝汉,排淮泗,十三年于外,三过家门而不入。禹所期待者何甲月明星稀之夜,他沉沉地睡了,梦见海晏河清,天下太平,风调雨顺,岁稔年登。
  春秋战国,礼崩乐坏,杀人盈城,杀人盈野。是谁,让那个满了刀光剑影的混乱年代还有光明和希望?是谁,让那个满了阴谋与邪恶的年代还有正义和天真?天不生仲尼,万古长如夜。这个人,“十五而志于学”,不为黄金屋,不为颜如玉,抱定宗旨,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,期待着儒业的脱胎换骨,由“小人儒”进阶为“君子儒”;这个人,自己执鞭驭马,带着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周游在那些只图利益的嗜血诸侯间,期待着推行“仁政”的机会,颠沛必于是,造次必于是;这个人,他因情深而成痴,明知其不可而为之,累累若丧家之犬,却不怨天,不尤人,坦坦荡荡,不忧不惧,他说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当他倦极归来,解鞍饮马,伫立江畔,但见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不由心事浩茫:“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”一声长叹如一缕长风,吹彻古今。
  满清积弱,强敌环伺,风雨如磐,山河破碎,哀鸿遍野,满目疮痍。是谁甲挟高士之才,负万夫之勇,挺身而出,期待扫荡桎梏,冲决罗网,用天下猛峻之大药,救天下亟待之大病。是谁甲当维新失败,本可逃生,却定意慷慨赴死,以头相祭,期待鼓舞天下英雄闻风而起:“不有行者,谁图将来;不有死者,谁鼓士气!历来变法,必有流血。流血,请自嗣同始!”谭嗣同,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,剑胆琴心的侠士,凛凛刀锋逼近头颅的一刹那,仿佛电光石火,晴天霹雳,他以头颅作笔,热血为墨,在千秋青史上刻下最壮丽的诗行,用不朽的灵魂把死亡置换成了永生。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如日,如月,如灯,如炬,冲破历史的无涯黑暗,照遍文明的茫茫荒野,灿然,烂然,烨然,灼然。
  左拉的期待,是为真理、自由、正义而斗争,以人类的名义让阳光普照在饱受折磨的人身上,人们有权享受幸福;特蕾莎嬷嬷的期待,是倾尽所能让那些最孤独的人、处境最悲惨的人过上有爱、有尊严的生活;奥黛丽·赫本的期待,是保护儿童,通过自己的努力,使社会了解和意识到儿童的需要,使他们远离饥饿、干渴、疾病、虐待和死亡;舒和兄妹的期待,是摧毁纳粹暴政,在我们这个美丽的星球上重建自由与尊严;马丁·路德·金的期待,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带领全美国的黑人弟兄挣脱枷锁,争得造物主平等地赋予每个儿女的不可剥夺的权利,不论种族、肤色……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缘自人类最优秀的灵魂对真理、正义、良知、自由和爱最忠贞不渝的坚守;总有一种期待,期待阳光明媚、万物复苏、大地平安、人心温柔;总有一种期待,期待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,汹涌澎湃,滚滚而来。
  纵然世道纷乱,沧海横流,风俗日偷,人心不古,总有一种期待,长存天地,如画,如诗,如千千阙唱不尽的古老灵歌;如松风,如流泉,如永不熄灭的燃烧的星辰。
  为什么我的两眼常含泪水?
  因为我对这期待爱得深沉……
  点评:
  好文章总是让人一“触目”便“惊心”,如磁石一般,紧紧吸引着读者。我读此文,便如被磁石吸住,欲罢不能。首先在于语言典雅。干净而有韵味,凝练而又温婉,细腻而富大气,滋滋润润,服服帖帖。其次是构思精巧。从考试作文的角度出发来构思,怎样点题、切题、起承转合,堪称示范。其三是文化底蕴厚重。作者的学识和素养跃然纸上,无需赘言。佩服!佩服!
  (王东)


  夏历六七月间是收割稻子的时候,天气特别炎热。天未亮,蝉就在房前屋后喊起热来,不到上午九点,树叶就耷拉下来,叶子皱巴巴的,像被什么揉皱了,如果树会出声,大概会毫不顾忌地喊出痛来。土埕上的石凳已经被太阳捂得发烫,树荫下狗伸出舌头淌汗,湿湿的,仿佛苍苔上拧出的那种。
  从5点多起床干到这时,我早就腰酸腿软,晒了几个钟头的太阳,我的背部仿佛被什么动物的利爪挠过一般,热辣辣地疼。回家吃早饭,我扒拉几口就再也吃不下,只一杯接一杯地灌冷开水,直到肚子发胀,还觉得口干舌燥。我想对父亲讲让自己歇一会儿,但看着他黝黑脸上如小泉潺潺的汗水,我把冒出来的话连同唾沫都咽进肚里,提着镰刀跟在父亲的背后又上田去了。
  九点的阳光将父亲的身影拉得很长,我与父亲的距离只有两三步路,有好几次,我的影子与父亲并肩而行了;但当我回过头,发现父亲的身影黑黝黝的,仿佛一个看不见底的深井,有好几次我的步伐动摇了,我想:也许我再向前几步,我就会重复父亲的命运,踩在父亲的影子上。说实在的,我当时感觉到一种深陷的、无法摆脱的恐慌和悲哀。
  父亲没有回头,也许他的眼中只有那波浪起伏的稻谷。
  刚才还是明晃晃的太阳,此时变成一个大得可怕的白炽灯,我再也不敢抬头与之对视。走进稻田,刚弯腰。炎热的阳光早巳透过沾在背上的衣服扎进肌肤。起初尖细如麦芒,后来如荆棘上的尖刺,临近中午,阳光如一些细小的针尖,密密麻麻地扎进每一寸呈给太阳的肌肤。背部的温度由热、炎热到灼热渐次升高,直到觉得自己快要燃烧一般。汗水淋漓地流出,后来就没有了,被太阳“蒸”干了,抬头看父亲的背影,背上的衣服泛出一层淡淡的盐渍。多年以后,远离乡村阳光的我很煽情地把自己弯腰俯向庄稼的身影比做一柄“新镰”,把炎热的阳光比做铸炼钢铁的熔炉,把汗水比做淬火的水。
  我的腰弯得更低了,这样做的目的,只为减少太阳照射身上的面积,至于这样做会更累的感觉早已麻木了。酸软的手臂和腰肢变得僵硬,特别是臂部的肌肉有点肿胀起来的感觉。但我不敢停下来,怕一停下动作,自己就会被炎热的太阳“压倒”。热原来也有“重量”,久处炎热阳光下的人才会真切体会到。
  嘴里已经没有一点唾沫,舌头像板硬的石扳,我无力将它推动。
  水分被蒸发干了,只剩下干涸的眼神,望向远处密密麻麻的庄稼。
  我的手机械地动着。
  没有一丝风,听得到空气在谷穗上热烘烘地作响……
  多年以后,我重读李绅的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总有异样的体会。农人爱惜米粒,那是爱惜自己的生命。
  那一天夜里,我从噩梦中惊醒,背部仿佛失火一般,又热又痛,只好趴在床上,任冷汗从额上、背上淋漓流出。也许是我睡梦中的呻吟声吵醒了母亲,她来到我房间,看情形一下子就明白了,去厨房拿回一点花生油,用手细细地抹在我通红的背上。
  几天后,背部结出一大块黑色的疤痕。父亲知道这件事,淡淡地说,这小子,娇嫩了些。我看着父亲黝黑如铁的肤色,觉得有些羞愧,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如父亲一样变成一块铁,再毒的阳光就不会再伤害到我了。
  这段少年时的经历,我记忆甚深。阳光在我身上、心上打下的烙印,会深刻地影响我的一生。阳光制造的疤痕好了,留下的不是伤痛。
  
  素材运用:
  写作本文是在很深的暗夜,我背部热辣辣的,仿佛铺满尖细的麦芒,再后来换上荆棘上的尖刺,最后一些细小的针尖密密麻麻地扎进背部每一寸的肌肤。背部的温度由热、炎热到灼热渐次升高,直到觉得自己快要燃烧一般;汗水淋漓地流出,不过是冷汗。只有我明白,我背部上的麦芒、尖刺和针尖是小时候曝晒过的阳光。
  我读过歌颂田野上阳光的诗文,某些文章让我怀疑作者是否在阳光下曝晒过。可能只有在夏日正午的阳光下劳作过的人,才能真正触摸到阳光毒辣的一面。那一次,我跟父亲在稻田里从早上一直干到正午,渴和累倒不算什么,我腰弯得很深;尽量地“缩小”身体的面积,但是有“重量”的阳光仍然肆无忌惮地“压”在我的身上。’
  从那时起,我就明白,阳光能给人光明和温暖,也能给人烙下难以磨灭的疤痕。我感谢苦难和阳光,它们使我逐渐走出娇嫩。
  我不能跟父亲一样黝黑如铁,但我骨骼里的铁与小时候的农村生活和田野上的阳光有关。
  话题拓展:阳光在背上
猪脑
  请以“总有一种期待”为题目,写一篇文章。
  要求:(1)立意自定,文体自选;(2)不得套作,不得抄袭;(3)不少于800字。
  春蕾无悔地孕育,期待的是繁花的盛放;夏雨无私地灌溉,期待的是大地的舒张;秋风无情地吹拂,期待的是腐朽的灭尽;冬雪无声地覆盖,期待的是生命的更新;舀川奔腾,期待的是汇聚成海;万木勃发,期待的是茁壮成材;鹰隼试翼,期待的是搏击云天;乳虎啸谷,期待的是笑傲山林。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蕴藏在宇宙深处,使这宇宙气象万千,生机沛然;总有一种期待,蕴藏在生命深处,使这世界恢诡奇谲,变幻莫测。
  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当尧之时,天下未平,洪水横流,泛滥天下。草木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。是谁甲头戴箬帽,手拿铁锹,烈山泽,疏九河,瀹济漯,决汝汉,排淮泗,十三年于外,三过家门而不入。禹所期待者何甲月明星稀之夜,他沉沉地睡了,梦见海晏河清,天下太平,风调雨顺,岁稔年登。
  春秋战国,礼崩乐坏,杀人盈城,杀人盈野。是谁,让那个满了刀光剑影的混乱年代还有光明和希望?是谁,让那个满了阴谋与邪恶的年代还有正义和天真?天不生仲尼,万古长如夜。这个人,“十五而志于学”,不为黄金屋,不为颜如玉,抱定宗旨,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,期待着儒业的脱胎换骨,由“小人儒”进阶为“君子儒”;这个人,自己执鞭驭马,带着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周游在那些只图利益的嗜血诸侯间,期待着推行“仁政”的机会,颠沛必于是,造次必于是;这个人,他因情深而成痴,明知其不可而为之,累累若丧家之犬,却不怨天,不尤人,坦坦荡荡,不忧不惧,他说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当他倦极归来,解鞍饮马,伫立江畔,但见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不由心事浩茫:“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”一声长叹如一缕长风,吹彻古今。
  满清积弱,强敌环伺,风雨如磐,山河破碎,哀鸿遍野,满目疮痍。是谁甲挟高士之才,负万夫之勇,挺身而出,期待扫荡桎梏,冲决罗网,用天下猛峻之大药,救天下亟待之大病。是谁甲当维新失败,本可逃生,却定意慷慨赴死,以头相祭,期待鼓舞天下英雄闻风而起:“不有行者,谁图将来;不有死者,谁鼓士气!历来变法,必有流血。流血,请自嗣同始!”谭嗣同,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,剑胆琴心的侠士,凛凛刀锋逼近头颅的一刹那,仿佛电光石火,晴天霹雳,他以头颅作笔,热血为墨,在千秋青史上刻下最壮丽的诗行,用不朽的灵魂把死亡置换成了永生。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如日,如月,如灯,如炬,冲破历史的无涯黑暗,照遍文明的茫茫荒野,灿然,烂然,烨然,灼然。
  左拉的期待,是为真理、自由、正义而斗争,以人类的名义让阳光普照在饱受折磨的人身上,人们有权享受幸福;特蕾莎嬷嬷的期待,是倾尽所能让那些最孤独的人、处境最悲惨的人过上有爱、有尊严的生活;奥黛丽·赫本的期待,是保护儿童,通过自己的努力,使社会了解和意识到儿童的需要,使他们远离饥饿、干渴、疾病、虐待和死亡;舒和兄妹的期待,是摧毁纳粹暴政,在我们这个美丽的星球上重建自由与尊严;马丁·路德·金的期待,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带领全美国的黑人弟兄挣脱枷锁,争得造物主平等地赋予每个儿女的不可剥夺的权利,不论种族、肤色……
  是的,总有一种期待,缘自人类最优秀的灵魂对真理、正义、良知、自由和爱最忠贞不渝的坚守;总有一种期待,期待阳光明媚、万物复苏、大地平安、人心温柔;总有一种期待,期待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,汹涌澎湃,滚滚而来。
  纵然世道纷乱,沧海横流,风俗日偷,人心不古,总有一种期待,长存天地,如画,如诗,如千千阙唱不尽的古老灵歌;如松风,如流泉,如永不熄灭的燃烧的星辰。
  为什么我的两眼常含泪水?
  因为我对这期待爱得深沉……
  点评:
  好文章总是让人一“触目”便“惊心”,如磁石一般,紧紧吸引着读者。我读此文,便如被磁石吸住,欲罢不能。首先在于语言典雅。干净而有韵味,凝练而又温婉,细腻而富大气,滋滋润润,服服帖帖。其次是构思精巧。从考试作文的角度出发来构思,怎样点题、切题、起承转合,堪称示范。其三是文化底蕴厚重。作者的学识和素养跃然纸上,无需赘言。佩服!佩服!
  (王东)

小船摇曳,它总是左一下右一下地轻微晃荡着,让人想起那故乡的、水的摇篮。桥上人熙熙攘攘,但这条小河上却只有几个寂寞的船影。我坐在船上,看那行人,古屋,石桥,老街。我坐在船上,看那一群群的建筑,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仿佛看到先人在这里的生活。

猪脑
  大海是我的宇和宙。
  (一)
  这是成长的赐予,因而无比珍贵。
  这个世界上很多地方我们无法抵达,瑰丽的幻想远比出发来得更加直接。有无数个夜晚包容了我的静默,也有无数个瞬间思想似乎脱离了自身向着一处广阔之地优游。
  我依然记得少年时在山林中迷路却不觉得恐慌——阳光那么刺眼,而我眼前的麦田像海洋般一浪又一浪卷来。那是金色的黄昏随着一种浩大声势反复袭来退去。我跑进那海洋中心,觉得自己似乎要起飞,和风一样穿越脚下的大地和头上晴朗的天空,在呼啸中开出繁盛的花。我看见麦田的深处,是海一样的神色,那使年幼的我觉得欣喜并且心安。
  谷穗金黄色的厚重,不是轻浮的收获,是真正阅尽风雨之后的成熟。沉甸甸的谷穗,每一粒都是一颗饱满的厚实的心,老人般的温厚。它们不会在乎鸟雀践踏它们的身体,甚至也不惧怕老牛的铁蹄,它们的沉默是种自内而外的淡然。每每我在田埂上凝视着它们,会觉出一种踏实的幸福。那时,我觉是自己是个真正的孩子,一个似乎做了什么都可以被包容的孩子。它们包容我像包容岁月那般虔诚而又勤勉。我甚至会想如果不属于人间,而属于这些温情的谷物该多么好。
  我反复回想着深入山林的场景,问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孤独才是真实的存在。一个人静处,广袤的大地包容着我,喧嚣逐渐远去。我寻找包容我的襁褓,我需要的并非庇佑,而仅仅是慈悲。若干年后,我发现我寻找的皆是一种温情,她的名字叫大海。
  (二)
  我生长在浩繁的人间,这是真实。
  我希冀过一盏永远亮着的灯,可惜所有的路人都是匆匆的过客,所有的微笑都是一闪而过的流星。我不能期待遗失在某个街口被人们捡回,也不能期待这世界理解我的幻想和眼泪。我并非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,只是心有不甘,并且深深委屈着,再也没有一双永恒的眼睛和一双永恒的耳朵。走了很久很久,有一天才蓦然发现最珍贵的其实不必寻找,早已被我握在手心里。
  你知道这世界最慈悲的字眼是什么吗?是“父亲”。唯一一个会悲悯我的人,唯一一个用一颗广博的心爱我的人,唯一一个把所有时光和梦想都倾注在我身上的火。父亲,是我生命最初的海洋,我是来自他心里的光。
  我初中读书饥不择食,父亲知道我在读一些80后写手的书,蓄意阻止,说没有营养,因为他看见我的文字词不达意,空洞飘浮起来。我读余秋雨的时候,父亲又说读一下可以,不要学他的文风,要慢慢学会自己鉴别。我读散文,他很认真地推荐过梁实秋的散文,还有丰子恺的随笔。他有他的评判标准:认为言简而慧味无穷,才是好文章。所以极讨厌我堆砌词藻,我现在也极后悔当时没有听父亲的意见,以致现在总改不掉啰嗦的毛病,文章里总有赘肉。
  我曾在书柜的底层里翻出他年轻时的东西,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复兴时期。家里有外国文学简编,甚至有《怎样写小说》这样机械的书,我窥出父亲少年时代的梦想,他年轻时肯定做过这样的梦,只不过现实坎坷,而道路漫长,他终于斗不过现实。于是只有父亲会对我说想写点什么就不要担心浪费时间,写东西比你胡思乱想好很多。我想,唯有他是懂的,懂我如何强烈期望通向这个世界,懂我如何希望被理解以及我需要的支持。他甚至懂我所有的小心思。
  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期待都来自他。父亲的哲学为我设定过无数个彼岸,以至我不会在路途中迷茫而失去方向。他讲述一切我好奇的,我陌生的,用他的岁月铺我脚下的路。我是他心里永远的“赤子”。
  我伤心或是快乐,都会打电话“烦”他。有问题他会很耐心地开导我,说不要紧,这些焦躁都是正常的,不要急,慢慢地,一步步来。但碰到另一些问题,却被训斥——父亲对我有一个极低的要求:他希望我变得粗犷一些。就像男孩子一样大气。他始终有担忧,最讨厌我钻牛角尖,他教我要宽容,宽容别人,然后宽容自己。
  是的,有些事他怕我在心里郁积成疙瘩,所以,他说如果你胸襟不宽广,难成大器。有些事,学会包容才是不让自己受伤的最好方式。如果你不把目光放远,那就只会永远原地踏步。他一直都是知道的,甚至比我更了解自己。
  他是海洋。可以包容一切的善与恶。每一个女儿都是章福的。因为她可以通过父亲更好地知晓这个世界,并且学会宽容和大爱,哪怕最后一盏灯熄灭了,父亲也会引燃自己,带给我希望。所以这个世界可以被原谅,那么多的伤痛都值得被原谅。因为,有了伤痛,才能觉出幸福的不易。我是父亲用生命包裹的沙子,因为他的爱,最后磨砺出珍珠。
  (三)
  大海是生命的灵魂。
  或许,活着的人们本身就是海洋。无论宽广或是狭隘。它们是纷繁生活的表象,也是全部,抵达或是找寻都是因为向往深义。
  即使有时候会觉得置身重峦叠障的阻碍中,那么放慢脚步,忽略那些本不重要的事,才能握紧自己的幸福,找到自己的力量之所在。
  如果你要去寻找大海,就把自己变成大海吧。世界本就如此,守护好自己的心,守护善和本真。人间依然喧嚣盲目,只是你身处其中,要学会走向宽广。
  点评:
  写下“大海”,我会立刻想到那一片浩瀚无垠的宽广。那种广阔仿佛是一个巨大的、静默的怀抱,它会藏纳你的忧伤、淹没你的孤独,总之,它会包容你的一切……和“大海”神似的还有金色的麦田和含蓄的父爱。前者用收获包容了岁月,后者用温情包容了女儿的成长。大海——麦田——一父爱,作者以异常开阔的心灵完成了这样一份特别的视野迁移,让我们在更大范围之内、在更多相关事物的对举之中,理解了“大海”的内涵以及“包容”的意义。笔端至此,我忽然想起了文学巨人雨果说的那句名言:“世界上最宽广的是海洋,比海洋宽广的是天空,而比天空更宽广的,是人的胸怀。”但愿你我皆有更宽广的胸怀,为自己和他人点燃一盏慈悲的灯火。

猪脑:博主体验伊朗内陆航班


  一名小学生在一次测验中得了全班第一名,老师奖励他一张世界地图。那天恰巧轮到他为家人烧洗澡水,他便一边烧水一边看地图。他喜欢埃及,因为那里有金字塔和法老。他看地图入了迷,炉火熄灭了,他都全然不知。正在洗澡的爸爸从浴室里冲出来,火冒三丈,训斥他说:“你不烧水看什么地图啊!”“我想去埃及,看金字塔和……”父亲却说:“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。”他不相信,发誓要用事实来证明给父亲看。
  二十年后,由于他工作表现出色,公司给了他一次出国旅游的机会,他选择了儿时的梦想之地——埃及。朋友问:“埃及生活条件不好,到那儿干吗去?不如去法国或美国。”他说:“我的生命不要被别人保证。”
  素材运用:
  没有梦想,人类不可能制造出宇宙飞船;没有梦想,人类不可能登上月球……梦想使我们充满希望,使我们保持充沛的想象力与创造力。所以,我们要给自己设定一个梦想,带着梦想前进,永远保持着向前的姿势。如果我们大家都拥有美好的梦想,朝着梦想的方向努力,我们的人生将会更加美好。
  话题拓展:梦想 承诺 信念
猪脑
  生活中,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人,初见时,言语不多,表情恬淡,甚至有些冷漠。他总是喜欢躲在房间的角落里,静静地倾听朋友们的不同见解,却极少发言,那淡淡的微笑,不会给你留下多少印象,有时甚至让人忽略他的存在。
  交往时间久了,才了解他的内涵丰富,他的成熟稳健。他总是在人们叽叽喳喳争吵辩论之后,浅浅地笑着,叙述着,慢条斯理地总结着,他的思路清晰,言语有据,让人迅速从麻乱的事务中,整理出一条明朗的脉络来。这样的人,似一泓清水,娴静,淡然,与世无争。与他交往,似用井水慢慢沏泡着一杯清茶,茶香袅娜,茶味悠远,滋润肺腑,令你久品不忍释手。
  这样的朋友,在你春风得意时,他躲在僻静处默默欣赏你的辉煌,假使你送他鲜花,他不喜不怒,不谦卑,不自傲,只把对你的祝福悄悄藏在心底,却在无人处,提醒你要脚踏实地,切不可妄自尊大。他言语不多,却句句真情,他态度诚恳,却不掺功利,时时闪耀着智慧的火花,给你忠告,却不逆耳。
  当你遇到困难时,他总是在第一时间里给你送去关怀,也许是一本书,也许是一杯水,也许是一条擦泪的毛巾,也许是一句低声的问候,也许,仅仅是眼神的鼓励。而当你身边亲友渐多,温情环抱时,他已悄然离去。
  当你左右为难的时候,你第一个想到的人,肯定是他,他能读懂你的忧伤,也明白你的需要,他知道你身处的环境,也了解你性格中的特质,他给你出的主意往往是最切合实际,也是最行得通的。
  像蓄了一池清水,他永远那么从容淡定,平时娴静,深思熟虑,波澜不惊。在旁人眼里他的生活按部就班,不够精彩,事业平淡静泊,不够上进,理想埋在心里,不够远大。但也正是这种人生态度,造就了他的与众不同,他的清高,他的品性独特。也正是这种性格,成就了你与他的友谊。如汩汩清泉,绵延不绝,不与天争,不与地争,不与人争,随遇而安,却又不丧失自我。
  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  才美不外现,已难能可贵,大智若愚,更属难得。
  这种朋友,像平静的湖面,微风吹过,漾起一圈涟漪,但是那种恬静,那种清逸,常令你耳清目爽,心旷神怡,这种朋友,可遇而不可求,得此挚友,是你一生的造化。
  
  素材运用:
  古人说,君子之交淡如水。如水的朋友大概说的就是君子之交。说如水,是指朋友的淡定从容,成熟理性;说如水,是指朋友不卑不亢,淡泊从容;说如水,是指朋友波澜不惊,平和娴静。作者通篇以水喻朋友,在这两者之间寻求相似点,用水的美好品质写出良友的美好品质。这类写法的关键是两者的切入点、相似点要逼真。
  话题拓展:人际关系


  “谢谢你,姑娘。”当我把一枚10比索的硬币放到乞丐老人手里时,他感激地用美式英语大声地对我说。我是在一个炎热的上午,在前往马尼拉公园做礼拜的路上遇到这位乞丐老人的,他当时正在路边拱手含笑向过往行人乞求施舍,他的嘴里一颗牙齿也没有了。
  就要离开时,我发现老人正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乘凉。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。这时,一伙十几岁的孩子路过,直盯着我们看。毫无疑问,他们一定不理解,一个20多岁的年轻姑娘怎么会与一个又老又脏的流浪汉这样近乎!在与老人的闲聊中,我得知他的名字叫詹姆斯·莫雷诺,今年80岁。“皮纳图博火山爆发时我就在这里了。大量像你这样拥有爱心的人才使我活到现在,”他说。他除了随身带的包里装着的一件衬衫和过去的几件纪念品以外,一无所有。他每天就背着这个包滞留于公园。下雨时,他就躲到树下或能够挡雨的水泥建筑下面。
  詹姆斯告诉我,他年轻时曾作为夜总会歌手在奥隆阿波市为美国大兵唱过歌。他就是在那里学得一口美国口音的。1991年皮纳图博火山爆发时,火山岩浆把整个城市淹没。他竭尽全力营救他的妻子和孩子,但他们还是死了。最后,只有他—个人活了下来。由于没处可去,他便来到马尼拉,以乞讨为生。
  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50多年前拍的照片。这是一张很具魅力的照片,照片上的年轻人英俊潇洒,下颚突出,眼睛炯炯有神。“这是我在夜总会唱歌时的照片,”他自豪地对我说。詹姆斯的人生充满曲折,就像电影中的情节。他低唱起一首上世纪70年代末很有名的歌,他的歌消除了我对他故事的怀疑。“我泪流满面,你为我把泪擦干/我困惑不解,你使我头脑清晰/我出卖我的灵魂,你为我重新买回……你将我放于高架之上,让我看到遥远的未来/我需要你/我需要你。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而且唱得很动情。我禁不住落下泪来。
  我的祖父母早就去世了,我问他,我可否认他为爷爷。“那是我的荣幸,”他高兴地朝我笑着说。这时,我们身边已经围了很多人。几分钟之前盯着我们看的那伙孩子此刻也朝我们笑了,他们很想听听我们在聊什么。“瞧,我在这里这么多年,很少有人在意我,但由于你的出现,他们开始注意我。”詹姆斯说。
  我从包里掏出相机,请在场的人为我和詹姆斯合影。当那些孩子离去时,詹姆斯转向我,亲切地说,“我送你一句话:常怀感恩之心,珍惜你所拥有。命运给你一个苹果,你莫要怪它没有给你一袋。”
  
  素材运用:
  一个穷困潦倒,以乞讨为生的老人,竟能对生活这样知足,并一直保有一颗感恩之心,我们生活无忧无虑的人,难道还有什么不满足吗?
  话题拓展:珍惜
猪脑
  大海是我的宇和宙。
  (一)
  这是成长的赐予,因而无比珍贵。
  这个世界上很多地方我们无法抵达,瑰丽的幻想远比出发来得更加直接。有无数个夜晚包容了我的静默,也有无数个瞬间思想似乎脱离了自身向着一处广阔之地优游。
  我依然记得少年时在山林中迷路却不觉得恐慌——阳光那么刺眼,而我眼前的麦田像海洋般一浪又一浪卷来。那是金色的黄昏随着一种浩大声势反复袭来退去。我跑进那海洋中心,觉得自己似乎要起飞,和风一样穿越脚下的大地和头上晴朗的天空,在呼啸中开出繁盛的花。我看见麦田的深处,是海一样的神色,那使年幼的我觉得欣喜并且心安。
  谷穗金黄色的厚重,不是轻浮的收获,是真正阅尽风雨之后的成熟。沉甸甸的谷穗,每一粒都是一颗饱满的厚实的心,老人般的温厚。它们不会在乎鸟雀践踏它们的身体,甚至也不惧怕老牛的铁蹄,它们的沉默是种自内而外的淡然。每每我在田埂上凝视着它们,会觉出一种踏实的幸福。那时,我觉是自己是个真正的孩子,一个似乎做了什么都可以被包容的孩子。它们包容我像包容岁月那般虔诚而又勤勉。我甚至会想如果不属于人间,而属于这些温情的谷物该多么好。
  我反复回想着深入山林的场景,问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孤独才是真实的存在。一个人静处,广袤的大地包容着我,喧嚣逐渐远去。我寻找包容我的襁褓,我需要的并非庇佑,而仅仅是慈悲。若干年后,我发现我寻找的皆是一种温情,她的名字叫大海。
  (二)
  我生长在浩繁的人间,这是真实。
  我希冀过一盏永远亮着的灯,可惜所有的路人都是匆匆的过客,所有的微笑都是一闪而过的流星。我不能期待遗失在某个街口被人们捡回,也不能期待这世界理解我的幻想和眼泪。我并非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,只是心有不甘,并且深深委屈着,再也没有一双永恒的眼睛和一双永恒的耳朵。走了很久很久,有一天才蓦然发现最珍贵的其实不必寻找,早已被我握在手心里。
  你知道这世界最慈悲的字眼是什么吗?是“父亲”。唯一一个会悲悯我的人,唯一一个用一颗广博的心爱我的人,唯一一个把所有时光和梦想都倾注在我身上的火。父亲,是我生命最初的海洋,我是来自他心里的光。
  我初中读书饥不择食,父亲知道我在读一些80后写手的书,蓄意阻止,说没有营养,因为他看见我的文字词不达意,空洞飘浮起来。我读余秋雨的时候,父亲又说读一下可以,不要学他的文风,要慢慢学会自己鉴别。我读散文,他很认真地推荐过梁实秋的散文,还有丰子恺的随笔。他有他的评判标准:认为言简而慧味无穷,才是好文章。所以极讨厌我堆砌词藻,我现在也极后悔当时没有听父亲的意见,以致现在总改不掉啰嗦的毛病,文章里总有赘肉。
  我曾在书柜的底层里翻出他年轻时的东西,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复兴时期。家里有外国文学简编,甚至有《怎样写小说》这样机械的书,我窥出父亲少年时代的梦想,他年轻时肯定做过这样的梦,只不过现实坎坷,而道路漫长,他终于斗不过现实。于是只有父亲会对我说想写点什么就不要担心浪费时间,写东西比你胡思乱想好很多。我想,唯有他是懂的,懂我如何强烈期望通向这个世界,懂我如何希望被理解以及我需要的支持。他甚至懂我所有的小心思。
  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期待都来自他。父亲的哲学为我设定过无数个彼岸,以至我不会在路途中迷茫而失去方向。他讲述一切我好奇的,我陌生的,用他的岁月铺我脚下的路。我是他心里永远的“赤子”。
  我伤心或是快乐,都会打电话“烦”他。有问题他会很耐心地开导我,说不要紧,这些焦躁都是正常的,不要急,慢慢地,一步步来。但碰到另一些问题,却被训斥——父亲对我有一个极低的要求:他希望我变得粗犷一些。就像男孩子一样大气。他始终有担忧,最讨厌我钻牛角尖,他教我要宽容,宽容别人,然后宽容自己。
  是的,有些事他怕我在心里郁积成疙瘩,所以,他说如果你胸襟不宽广,难成大器。有些事,学会包容才是不让自己受伤的最好方式。如果你不把目光放远,那就只会永远原地踏步。他一直都是知道的,甚至比我更了解自己。
  他是海洋。可以包容一切的善与恶。每一个女儿都是章福的。因为她可以通过父亲更好地知晓这个世界,并且学会宽容和大爱,哪怕最后一盏灯熄灭了,父亲也会引燃自己,带给我希望。所以这个世界可以被原谅,那么多的伤痛都值得被原谅。因为,有了伤痛,才能觉出幸福的不易。我是父亲用生命包裹的沙子,因为他的爱,最后磨砺出珍珠。
  (三)
  大海是生命的灵魂。
  或许,活着的人们本身就是海洋。无论宽广或是狭隘。它们是纷繁生活的表象,也是全部,抵达或是找寻都是因为向往深义。
  即使有时候会觉得置身重峦叠障的阻碍中,那么放慢脚步,忽略那些本不重要的事,才能握紧自己的幸福,找到自己的力量之所在。
  如果你要去寻找大海,就把自己变成大海吧。世界本就如此,守护好自己的心,守护善和本真。人间依然喧嚣盲目,只是你身处其中,要学会走向宽广。
  点评:
  写下“大海”,我会立刻想到那一片浩瀚无垠的宽广。那种广阔仿佛是一个巨大的、静默的怀抱,它会藏纳你的忧伤、淹没你的孤独,总之,它会包容你的一切……和“大海”神似的还有金色的麦田和含蓄的父爱。前者用收获包容了岁月,后者用温情包容了女儿的成长。大海——麦田——一父爱,作者以异常开阔的心灵完成了这样一份特别的视野迁移,让我们在更大范围之内、在更多相关事物的对举之中,理解了“大海”的内涵以及“包容”的意义。笔端至此,我忽然想起了文学巨人雨果说的那句名言:“世界上最宽广的是海洋,比海洋宽广的是天空,而比天空更宽广的,是人的胸怀。”但愿你我皆有更宽广的胸怀,为自己和他人点燃一盏慈悲的灯火。

猪脑:竟然也有民航航班!


  2010年高考,上海一位考生在题为《生生不息的传奇》的作文中这样写道:“米兰·昆德拉曾言:‘人类的时间是直线前进,而非循环往复式的。这就是人类不幸福的缘故,因为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望。’而我却认为,这恰恰是我们幸福的缘故,只要我们在直线前进时适时地抛下一些东西,日后我们也许会再遇到它们——彼时它们已被时光打造成闪亮珍贵的宝物,人们的繁衍生生不息的传奇便由此得以延续。”
  以上米兰·昆德拉的话和作者的“认为”矛盾吗?一点也不矛盾。米兰·昆德拉认为直线前进的人类的时间,导致人类不幸福,就是因为人类只是一味向前进,未曾停下脚步,当然也不会注意自己曾经抛下的东西,虽然此时已经被时间打磨得十分美好。这和作者表达的幸福观并不矛盾。既然不矛盾,何谈“而我却认为”呢?
  紧接着作者又写道:“做事留有余地,是大智若愚的长远思量。丹麦人放走了到手的鱼儿,却毫不遗憾地称‘让小鱼长大更好’。其本质在于他们能够不被表象的利益迷惑,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最终目的。那个被万千人称道的子罕,对所谓的‘宝物’毫不动心,以一句简单的‘不如各有其宝’让献宝者哑口无言,因为子罕很清醒他心中已拥有‘不贪’之宝。表面上看他似乎丢掉了‘小鱼’,但一条泛着亮光的大鱼已悄然游入他的灵魂。”丹麦人钓鱼把不合尺寸的小鱼重新放回河里和子罕以“不贪”为宝不是一回事,丹麦人把小鱼放回河里,是为了让它慢慢长大,这是发展观问题。而子罕以“不贪”为宝是品节问题,与发展观无关,他所不接受的那块宝难道会慢慢变大,而子罕是等到宝物变大才去接受吗?两个概念,不能放在一个天平上来称量。
  这就是眼下高考作文中常见的不合逻辑的现象。所谓逻辑,是人的一种抽象思维,是人通过概念、判断、推理、论证来理解和区分客观世界的思维过程。它要求我们说话要严密,要无懈可击,不能有漏洞,更不能前后矛盾。
猪脑

这一年的秋天,再也没有人带我去看稻子了。因为,我寻不到她了。

猪脑:女学生指控美国华人教授性侵

春天好像害羞的姑娘,遮遮掩掩,躲躲藏藏。我和爸爸妈妈仔仔细细地找呀找,在路边发现,嫩绿的小草从土里钻出来了,像春天的眉毛一样。田里返青的麦苗绿绿的,像给大地铺上了碧绿的地毯。河边的柳树吐出了点点嫩芽,细细的柳枝随风飘动,犹如一条条浅绿色的辫子,美丽动人。山坡上,金灿灿的迎春花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光。

友情提示:{?域名}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美军F-22在芝加哥飞行表演!,北京长安街花坛陆续亮相迎国庆!,一夜蔓延1400英亩!,顺利完成3米高试飞!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{?域名}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